主页 > 经济 >

该怎么向想买房卖房的人通俗地解释房地产税?

时间:2019-10-20 03:50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  乙也挺开心,按规定,第一台电话是免话费的,我不用交。价格跌了,甲卖了,我再买一台,用来出租,或者买一台品质更好、信号更顺畅、通话更清晰的电话,改善使用。

  小队长们心里就很郁闷啊,钱只有一小半,但给老百姓花钱的事大部分还得自己管,哪里要修路、哪里要办厂,都得去村委会求爷爷告奶奶,跑部钱进。

  外面欠了一屁股债,收月租费,以前巴家村很穷,平时村民交的税,都是租电话的,该怎么向想买房卖房的人通俗地解释房地产税? 小巴侃经济电话价格不一定跌;趁早滚蛋换人。把钱赚回来。村委会把财权一把抓,菜场里卖菜的朋友,和预想的不一样啊。到底要不要收月租费呢?如果要收。

  村委会也觉得形势有点不对,高价格在村民中的影响十分不好,决定顺应民意,开始收月租费。慎重起见,在两个小队先做试点。

  人多的地方,月租费的作用不大,最后转嫁到电话最终的使用者(买家或者租用方)身上。人少的地方,降价作用很大,但所有人都有电话,也就没人需要额外的了。

  电话亭是一次性的,是按照交易性质收的;收月租是细水长流的,是按照保有性质收的。

  电话财政的目标,是为了保证小队长们有足够的资金用作地方建设,目标是建设,而不是其他。

 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,人多的地方,人越来越多,人少的地方,人越来越少,靠月租来提高社会效率的目标并没有实现。

  月租费本来就不是一个单纯限制价格的举措,而是完善巴家村财税体系的一环。巴家村的村委会会议,关注的是“分清中央和地方事权”,力求责权对等是目标,月租是手段。

  月租费的消息一来,丙一盘算,很高兴,有5台电话的甲每个月要交这么多的电话月租费,肯定吃不消要卖出来。等电话价格跌了,我就买一个自己用,省得受气。

  其次,这么多年下来,村委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这头那头各种技术、名目的电话都有,什么单位分配转市场化的电话、福利电话、央产电话、军产电话、小产权电话、经济适用型电话等等,不同性质,月租费要不要收、收多少,要界定清楚。

  早些年买了电话机的村民,心里其实都在偷着乐,自己是村里的有钱人了。但从外地新来村里落脚的人就很不乐意,装电话这么贵,自己赚点钱本就不容易,一来二去都贡献给电话了。眼看着价格越来越高,以后可能就更买不起了,那怎么行,拥有一部电话机是每个人的权利啊。

  卖了2台,还有2台电话没买也没人租,A打算把租金和卖的价格降一降,希望需要用的人接手。

  改革这件事情,在从外面拿进来的增量蛋糕上,大家还可以商量,最多我少干点,少拿点。但从口袋里掏出已有的东西来,就不是商量几句话,就可以完事的了。

  可是,甲没想过要卖,他在心里盘算月租费是多少,哦,如果是价格的0.5%,那我把电线%,把这部分的成本覆盖掉,反正我的利益是不能受损的。

  有一些聪明人发现,隔壁村的电话价格就涨得很慢,甚至不涨。为什么?他们用收电话月租费的方式,来降低电话市场的投机和炒作。

  别来烦我要钱了,干不好,下面分东南西北中等小队。万一跌了,下至平头老百姓603883股吧)巴九灵,一点风险都担不了。为了便于管理,集中力量办好大事,至于电话亭怎么卖、怎么拉线、家用电话线怎么收费,没特别的事,村里有村委会。好好把你们当地的经济、社会建设干好。

  在村西面小队里,也有三个邻居A、B、通俗的解释经济C,A有5台电线台,C租A的电话用。

  巴家村电话,原来是一次性装完,终身免费使用。这种重增量、轻存量的模式,争议很大,有人就提出来,电话要收月租费。

  上至书记、村长,大家一起把菜价涨个10%,但手里一把电话亭,虽说,我不管了,发现电话租金都涨了,因为他不租,我去商量商量,这一头我认栽好吧。你来负责?月租费的规定一下来,应该怎么个收法?整个村子,干得好,就一点,其他要租的人多的是。你们看着办。想出去换一个电话租。

  于是,小队们各自干起了卖电话亭的营生。有的人干脆就承包了一个电话亭,给附近的村民挨家挨户拉线装机。用的人越来越多,不论是电话亭、还是装电话,价格也都噌噌上涨。

  问题在哪里?在电话这条利益链条上,小队长们手里还攥着大把电话亭。电话价格一跌,电话亭的价格得跟着跌,他们是不愿意的。而且小队里这些年有钱,做事就有点飘,花钱大手大脚,钱不够也没关系,用以后卖电话的钱作抵押来借钱。

  不过这一头情况就不同了。A的5台电话,C租了一台,D租了一台,平时空了2台,于是月租一收,他马上就打算卖,不然就砸手里了。村西头本来就是人少电话多,一降价,C和D就各自买了。

  理论上,可以两者择一,或者两者混合起来也行,费用总和该是基本保持一致的。比如原来在安装电话的过程中,小队大大小小的费用已经收了好几十种,要有新收的费用,便也有用相应的去除的费用。

  小如家务事尚且清官难断,治大国如烹小鲜,这样的愿望也太美好了。村政府领导、小队分公司领导、村里的甲乙丙、ABC,各个方面的利益都要协调、都要照顾。

  责权不对等,是组织管理的大忌。村委会,当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,大手一挥,好,办法是有的。现在每年收的钱,村里已经有计划了,但你们缺钱,就给你们开一条财路。

  10年前,电线万块钱一个,成本下来每一台家用电线块钱。承包商拉线块钱/台卖给村民。

  他们就向村委会去告状了,告承包商赚钱太狠、告小队长们不多卖点电话亭、告自己收入太低,总之就是价格太贵。

  首先,要给全村的电话摸摸底。一共多少,在谁手上,都登记上,全村联网、实时查询。

  如果先按照交易性质收一遍,再按照保有性质收一遍,那不论是承包商、还是电话拥有者,估计谁都吃不消,这个生意,怕是做不长久。

  全村早些年建了不少电话亭,使用效率不高,现在这些电话亭都归你们小队了,可以自行处置。经济发展了,村民收入增加了,很多人想在家里拉线过来装电话机。你们呢,可以把这个电话亭的粗电话线承包出去,分成细电话线接到村民家里去,装上电话机。

  最后,大家也明白了,收每个月电话月租费,对电话价格、电话租用价格的影响,不是一概而论的。

  算了算了,但是我也不能吃亏,最近都在为这件事发愁。只分一小部分给小队。丙就很烦,谁来负责,下一任村委会有戏,

  以前小队长们,是不支持月租的,所以收不成,但近来,又变得支持了。因为小队手里的电话亭越来越少了。电话财政的策略,应该起变化了。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